城市化:梦与时光的切割机

激光技术 | 2019-03-01 02:37

90年代,是广州市城市化建设的一个高峰期,我祖屋位于海珠区,当时离家最近的一片田野被改造成马路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天真的孩子。最深刻的记忆是,当时新马路举办了简单的通车仪式,两边都放满了大型氢气球,我抓了一个,借助气球的升力弹跳,跳得很高,那种感觉让我毕生难忘,因为,大部分孩子都渴望能自由飞翔,这是我们最纯真的梦想。

儿时住的红砖青瓦,木窗碎花砖的平房,已然成为了思忆童年或是梦回的画像。当时,第一代的黄泥外墙住宅成为了众多的孩子的“Dream house”。在密度稀疏,房屋结构简陋的时代,在家里都能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,或许,是我们的父母帮我们承担了许许多多的风雨,而年少无知的我们懵懂不知。

20多年过去了,田野消失了,旧街消逝了,纯真的梦想也随着时光逝去变得模糊,被尘封在大脑的角落里,唯有抓着大气球蹦跳的这个画面时而在不经意的生活中弹出来,或是偶尔会在梦中会见到。

6年前,我离开广州这个拥堵得水泄不通的城市,定居在离老家50公里的一个卫星城市。城市化是一个大型“切割机”,它把我心中认为最美好的景象切割得支离破碎,6年间,广州的变化也在持续,虽然不像90年代这样翻天覆地,但在时光的流逝中,已然物是人非。

崭新的广州城里,一些残留的旧街道被高耸建筑所包围,这是一幅很奇幻的景象:你在新城里看不到旧街,但在旧街道里,抬头便能看到层次错落的高密度住宅群,与旧街交接的往往是大型马路,新旧交融。我沉浸在儿时的情怀中不能自拔,每一次回家看望父母,都会抽时间漫步在旧街道上,在新城市与旧街道之间穿梭的时候,会产生梦境与清醒交替的奇妙感觉。城市化,是梦与时光的切割机。

由于广州房价太高,我在离广州不远的卫星城市买了自己的“Dream house”,在装修房子的时候,又一个回忆涌现脑海。小时候每到了风雨季节,祖屋都是木窗木门,日久失修,雨水都涌进屋内,父母忙于堵漏的画面让我非常深刻,但年少之时,我并没感觉在风雨交加的日子缺乏安全感,那是因为家人替我挡住了风雨。

成为了一家之主之后,我倍感珍惜童年时父母给予我的安全感,那是一去不返的珍贵情怀。因此,我在我的新家安装了能够很好地抵挡风雨的轩尼斯门窗,为我的妻子儿女提供最好的保护,风雨更像一种考验,考验我们是否能够保护好家人,考验我们是否能给家人充足的安全感。

时光荏再,让我充满思忆的老地方正在被一刀又一刀地切割、改造。旧时代的过去对于新生代来说也许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,但希望旧时代美好的人民情怀能够传承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