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器为用 | 器用可以载道

新闻动态 | 2018-11-23 15:33

中国有句古话:

形而下者谓之器,

形而上者谓之道。

器用,可以载道。

它承载了华夏最朴素的哲学观。

中国的造物由原始至当代,历经了石器、陶制、青铜,到达了攻玉、瓷器、家具。

世间百工,兼创百器,留下了璀璨的美学世界。

从春秋时期的《考工计》,到晚明时期的《天工开物》。华夏的文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部器用美学史,它见证了我们从蒙昧到开明。

日用而不自知,是我们生活中最大的误区。

重拾器用之美,让传统文化融入当代,让器物美学回归生活,发现日用之美。

器用之美·生活与器用

日用的器物,代表了一个人的趣味。

一个人的审美,也代表了一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些日用之器。它们每日与我们相处,却又常常被我们,遗忘在了这些平凡的日常之中。这种不经意的忘却,有时会让人感到诧异,因为对于每一个人来说:最重要的便是当下,日常给予我们的爱与馈赠。

有时一件美好的器物,能够承担起,唤醒我们对普普通通日常的关注。在一箪食一瓢饮之中,体察到食物的可贵、生命的喜悦。这些器物以它们的器型、色调,捧在手中的质感,以及在使用之时不经意间流露的,暖人心扉的小细节。让我们感觉到生活是如此的真实。

器用之美·艺术与器用

中国有句古话,叫做“器以载道”。

回归到器物本身,任何功能都是“天人合一”的表现。

服从于用途,是顺应自然的要求。

服从于材料,是迎合自然的礼物。

服从于手法,是遵守自然的规律。

有人说生活中的器物,是“不自由的艺术”。因为它们要尊从种种束缚,自然、传统、规律。而当你运用好这些法则之后,器物便是自由的艺术,人也因此获得心性的愉悦。

以器载道

他用72道工序将十二生肖“装”进壶里

秉承“匠人+”精神, 熊涛涛创立“南山匠人”品牌。率领团队研发了“三羊开泰”“拓荒牛壶”等高颜值当代茶壶。融合陶瓷、木雕、蜡染、琉璃、马尾绣等手工艺推出别具一格的当代文创产品。

南山别径撷奇蕴,匠人窑火逾千年!

故事总有一个不起眼而意外的开始。唯有回望,才能懂得那份似乎命中注定的缘分。

2013年,工业设计出身的熊涛涛和伙伴们循迹丝绸之路,踏进新疆天山世界自然遗产地•喀拉峻草原实地考察。一只无意之中闯入视线的北山羊让他被大自然精美的工艺品所震撼。民间传说有一种悬羊的角特长,能够用角把自己悬挂在悬崖上,那便说的是北山羊了。

“人的欲望增长往往和弥足珍贵的美丽生灵数量成反比!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初,交通发展、人口剧增,带来了高山牧场的大规模开发和牧民的乱捕滥猎,使北山羊的种群数量下降。这些强烈的反差,促使他们产生创作‘北山羊壶’的想法,期望用微薄之力把美留下来,唤醒人与自然和谐相处!”

天山冰壶(又名北山羊壶)横空出世。熊涛涛率“南山匠人”团队,以抽象仿生的设计手法,融合陶瓷和木雕工艺,创造了新的茶壶样式,将把手和壶嘴巧妙地融为一体。2015年初,此设计作品获得了“全国旅游纪念品设计大赛”银奖。

“只为传播东方设计之美,复兴中华工匠之魂!”

陶瓷产品要历经设计、原型打样、量产准备等开发流程,再经过加工、造型、制模、成型、素烧、上釉、釉烧和检验等七十二道工序。

南山匠人所有白瓷产品均在精品陶瓷生产车间完成,在这里,每一处表面、每一个气泡、每一粒灰尘都被匠心处理,以确保烧制出的成品色泽光润明亮,乳白如凝脂,在光照之下,釉中隐现粉红或乳白,这就是早在明清时期就闻名中外的“象牙白”“中国白”。

成品率是烧陶瓷过程中一道难以迈过去的坎。对于匠人来说,次品是不能姑息的。72道工序,哪道工序出了差错,都意味着重头再来。哪怕那些微小的瑕疵只有匠人才能发现。

除了对工艺的精益求精,熊涛涛更“引以自傲”的是他们的“匠人+”精神:“在整个南山匠人的圈子里面,我们是能够做到一个匠人和匠人之间的一个混搭。”

陶瓷、木雕、金属、琉璃、蜡染……不同领域的绝活,却在一件瓷器上集中展示。

木雕选用缅甸花梨木、大红酸枝、黄杨木等名贵木材,首先CNC双面雕刻,再由匠人用高标号砂纸手工抛光每个曲面,每个木雕把手都要耗费半天的时间。金属提梁选用纯铜厚板材,结合蚀刻纹理、激光切割、电解处理表面、高光局部、折弯工艺获得专属的价值感。壶钮选用的是999‰纯银,适合岁月珍藏,寓意取自古代碎银锭子,每逢佳节,长辈总会发给晚辈压岁钱,寓意岁岁平安。

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的拓荒牛壶是熊涛涛的杰作之一。

其包涵四层寓意:先祖图腾、椎牛祭神、牛年生人、儒子精神。设计造型灵感来自“拓荒牛”,代表敢为天下先的精神。牛壶提梁,使用全铜制作,但有意减轻了重量,再加以蚀刻封油等工艺,延缓把手与人体长期接触之后造成的损耗。

灵感来自蟠桃的“蟠桃猴壶”、最新一代的瘦羊金壶……在十二生肖系列中,他们投入无比的热情,研发出融合陶瓷、木雕、蜡染、琉璃、马尾绣等手工艺的当代文创产品,借“壶说茶道”,活化了中华文人雅士生活美学之意境。

“我们能做陶瓷,能够安心下来做陶瓷,实际上本身就是上天的恩赐!”无论沿途暗淡或璀璨,那份初心,熊涛涛和南山匠人都不曾忘。